返回

美女人妻犬调教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4-16 18:23:24

(一

  在黄子婷昏过去的同时,对面的吴太太本来已经要叫出来,但是她忍住了。

  吴太太名字叫张美智,也是个美人胚子。老公是船员,一次出海常常两、三
年。因为对门的关係,她平常跟黄子婷的交情不错,几乎无话不谈,碰到这种事
情,她知道不能声张。

  她冲上前:「子婷……妳怎幺了?」

  黄子婷无法答话。

  她扶起已经昏过去的黄子婷,找到钥匙,开了锁,进了黄子婷家门。她让黄
子婷躺在沙发上休息之后,迅速将楼梯间的秽物清理乾净,然后又回到黄子婷的
家,黄子婷已经稍微醒转,嘴里发出了「唔、唔」的呻吟声,似乎很享受。

  她揭开黄子婷的嘴巴的胶布,拔出了她下身的按摩棒,整个按摩棒已经被黄
子婷的淫水弄的湿淋淋一片。

  「子婷,发生了什幺事?」吴太太关心的问着。

  「呜……呜……呜……先帮我把绳子解开……」黄子婷哭着,对吴太太说。

  「这种丢脸的事,麻烦妳务必帮我保持这个秘密……」黄子婷抽抽咽咽的将
经过情形一五一十地告知了吴太太。

  「没问题的!子婷。」吴太太承诺了。

  「要不要报案啊?不然便宜那个淫贼。」吴太太问了。

  「不、不要,这样就会被知道……」黄子婷哭着跟吴太太说。

  「好吧,那你先休息一下。」

  听到吴太太的话,子婷闭上眼睛暂时休息一下。

  吴太太坐了在沙发上,开始看黄子婷那几张照片,每张照片都看的她面红耳
赤,但是看照片的同时,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张美智开始觉得全身发热,好像陶
醉的闭上眼睛,微微张开闭上的嘴,右手隔着衣服捏住充血变硬的粉红色乳头,
抬起了一条腿,左大腿离开了原先紧贴着的右大腿,软绵绵地靠在了沙发上。

  张美智的一只手离开了那堆照片,然后伸到裙子下面两腿中间,毫不犹豫地
掰开了那三角裤,在很低的所在寻找一个处所,好像找着了,然后在那上面停留
了一会儿。她的左手在下身的花瓣找到敏感的凸起物开始揉搓,可爱的嘴唇好像
在说什幺话但听不到。

  「嗯……噢……」她的手指在阴蒂不断搓揉。不久,她索性翻起裙襬,拉下
粉红的内裤到膝间,更加激烈地揉弄肉缝及阴蒂。

  张美智正沈醉在性慾的旋涡中,手指不断在自已的花芯内蠕动,掀扯着发胀
的肉芽,稠密的蜜汁不断地涌出,沿着丰腴的大腿流下,在灯光下反映出诱惑的
亮光。纤细的手指飞快地在肉洞中进出,张美智忘形地呻吟着:「啊……啊……
啊……」浑然忘记了身边的一切,所以连有人开门的声音,她也不知道。

  「妳在干什幺?」

  一句话将张美智拉回现实,原来进来的人是李伯启,他看见张美智美丽的俏
脸布满了红晕,膝上还吊着一条亵裤,心中明白这位美人妻正在手淫呢!

  本来闭着眼睛在休息的子婷也吓了一跳,整个人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眼前的人:「老……老公,你怎幺突然跑回来?」张美智整个人则是
呆在当场,不由自主地竟然达到高潮,洩了满腿的淫水。

  李伯启不答话,沈着脸看了看室内的情形,看着散落一地的照片,他铁青着
脸,不说话,只是一张一张的看,然后对黄子婷说了一句:「妳这个贱女人!」
他发狂似的,拿起原本散落地上的绳子,将黄子婷紧紧的綑好。

  「老公,不要……」黄子婷拼命摇着头,但是李伯启迅速的将她綑好,一些
小指粗细的白绳在她丰满的胸部上、下缠绕,其中几根将她乳房绑住,将很丰满
的胸部托高不少,然后将她的嘴巴贴起来,乳头夹上晒衣夹,之后,李伯启转向
呆在一边的张美智。

  「吴太太,没想到妳看了这些照片自己手淫,你是不是很想这样啊?」李伯
启淫淫笑着说。

  「不!没有……」张美智已经吓呆了,她只能从嘴里吐出这几句话。

  她起身想跑,却一个脚软栽倒在地,正好倒在李伯启身前,双脚大大张开,
已经湿润的小穴大大暴露在李伯启眼前。

  「吴太太,你都湿成这样了!」李伯启将手指伸到张美智的胯间,摸了摸,
将湿淋淋的手指凑到了张美智眼前:「这是什幺啊?吴太太……」

  张美智羞的将脸别到一边。

  「唰!」的一声,李伯启就将张美智身上的衣服扒下来,此时张美智一丝不
挂的身体展露了出来,她的乳头上居然挂着金色的乳环。

  李伯启拿来绳子,「你要干什幺?不……不要!」张美智挣扎着,大喊,但
身材娇小玲珑的她,哪里能逃得出李伯启的魔掌,绳子紧紧地綑在她的身上,绕
过脖子,在她乳房上下綑绑,绕了几圈。

  「啊!痛……」绳子的捆绑摩擦让张美智痛得哭了出来。

  不久,张美智的乳房就被绳子綑绑而益发凸出。张美智因为乳房上、下绳索
的摩擦而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叫:「啊……太过份了!」

  绑好了张美智,李伯启对她说:「妳给我乖乖在这自己自慰吧!」

  看着在一边不断颤抖的黄子婷,李伯启撕下了封住她嘴巴的胶布,封住了张
美智的嘴,然后对黄子婷说:「给我跪下,贱人!」

  黄子婷慢慢的跪下身子,嘴里不住的说:「老公,原谅我……」

  李伯启沈着脸问道:「这些照片谁拍的?」

  黄子婷抽抽咽咽的说:「是……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啪!」一个耳光重重的摔到黄子婷的脸上,痛得她眼冒金星。

  「没想到妳这幺贱啊!老婆,妳还真会瞒我,瞒我这幺久,我还不知道妳是
这幺淫蕩呢!」

  「呜……」黄子婷哭了出来:「老公,我……我……」

  「不用解释,贱女人,妳喜欢这样我就这样对妳啊!妳这个骚、母、狗!」
从李伯启嘴里突然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这句话说的有如五雷轰顶一般,直冲黄子婷的脑门。

  「刚……刚……那个人是你?」黄子婷颤抖着身体问着。

  「哈哈哈……正是!」李伯启哈哈大笑,望着黄子婷:「我早就想把妳变成
一条骚母狗了,哈哈……邱子哲是我最好的朋友,妳不知道吧?是他把照片给了
我!」

  邱子哲就是黄子婷死去的前男友。

  李伯启抽出皮带,狠狠的打在黄子婷丰满的乳房上:「打死妳这贱女人!」

  乳房受到鞭打,不住颤动,乳尖铃铛的声音不断「叮噹、叮噹」响起。

  「啊!痛啊……」黄子婷痛得用双手遮着胸部。

  皮带不留情地打在黄子婷的手上,黄子婷痛得把手拿开,乳房又重重挨了一
记,火热的痛感使她流下泪,丰满白皙的乳房马上出现红色的鞭痕。

  她痛得受不了,哭着说:「老公,你要我怎样都可以,我错了,我隐瞒你,
要我当母狗也可以,我不配当你的好妻子,你要怎幺样我都愿意,求求你别再打
了……」黄子婷跪在那边,嘴里说出这些话。她已经豁出去了,只想赶快结束这
样的痛苦。

  李伯启听到这些话,停下鞭子,温柔地用手爱抚着黄子婷的乳房,说:「老
婆,我也不愿意打妳啊,妳答应什幺都愿意做是吗?」

  黄子婷说:「是的,老公……」

  「好,那妳在这上面签名吧!」李伯启拿出文件对黄子婷说。

  原来那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及『母狗誓约书』!

  黄子婷看到『离婚协议书』,「老公,我不要离婚……」她用哀怨的眼神望
着李伯启恳求着。

  李伯启大力拉了黄子婷乳尖的夹子,痛得她掉泪。

  「妳签不签?」

  黄子婷只好含泪签下『离婚协议书』及『母狗誓约书』。她从此不再是李伯
启的妻子,而是李伯启的母狗。

  「哈哈哈!妳以后就是我的骚母狗了,以后你就叫婷奴好了……」

  「老公,求求你……」

  「啪!」皮带又打在黄子婷乳头,「叮噹、叮噹」声再度响起。

  「妳要叫我啥啊?骚母狗,我已经不是你老公,要叫我主人!」李伯启对黄
子婷命令着。

  「主人,婷奴求主人一件事,求主人放了吴太太……」黄子婷屈辱的说出这
些话,帮吴太太求情着。

  「放了她?」李伯启对着在一边的张美智说:「戏演完了吧?我的美奴。过
来主人身边!」李伯启命令着。

  「是的,主人!」张美智对李伯启说了这句话,然后对着子婷笑了笑,随即
蜷缩在李伯启的脚边,用美丽的脸庞磨蹭着李伯启的大腿:「主人,骚母狗美奴
好想要呢?」

  「妳……妳是……他……的……?」黄子婷看到这一幕,狐疑地问着。

  「我是主人养的骚母狗啊!」从张美智嘴里缓缓送出这句话。

  李伯启随即拿出项圈套在张美智的脖子上,「我养这条母狗半年了,哈哈!
没想到吧?」李伯启对黄子婷说着。

  「你……你们,设计我?!……」黄子婷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
老公背叛她,连她最好的朋友都跟她老公搞上了。

  「呜……」她只是在那边哭着,『我被设计了!……』她脑中一片空白,什
幺都无法去想。

-----------------------------------

 (二)

  黄子婷脑中一片空白,她什幺也无法想,只是「呜……」的一直哭着,泪水
充满了她那可爱的小脸。这时李伯启开口说了:「美奴,去妳家把母狗的装备拿
来!」

  张美智听了这些话,「汪……汪……」两声之后就四肢着地,用爬的到对面
去。不一会儿,她就嘴巴啣着一个包包来,然后两手曲起跟肩膀同高,用蹲着的
姿势,在李伯启身前。

  「乖狗狗,做得很好!」李伯启拍了拍张美智的头,称讚着。

  李伯启打开了包包,拿出了像狗爪般的套子,共有四个,分别套在张美智的
双手以及双脚,又拿出一个有两个狗耳朵的绳子,绑在了张美智的脸上,跟张美
智说:「让婷奴看看,母狗如何跟主人打招呼。」

  「是的,主人。」张美智听到了李伯启的命令,用嘴巴把李伯启的裤子拉鍊
拉下,李伯启那个已经怒胀充血的阴茎就弹了出来,然后张美智将她的嘴巴凑到
李伯启的阴茎上,一把吞下龟头,开始吸吮着。

  「婷奴,好好看着啊,等等要帮我吸啊!」李伯启转身对着黄子婷说着。

  「不、不要啦……」黄子婷别过头去,不想看。

  李伯启拿出鍊子套住黄子婷脖子上的狗项圈,把她的头拉了回来,「给我好
好看着!」李伯启命令着,然后对张美智说:「可以了,换婷奴来吸吧!」

  张美智把脸离开了李伯启的阴茎,娇嗔的说:「主人,美奴想要。」

  「等等再给妳,妳先拿这支双头龙去用!」说着,李伯启将电动双头龙丢给
了张美智。

  张美智听到李伯启的话,乖乖的把那只双头龙的一端插入她那已经湿润而流
出一堆淫水发亮的肉穴中,开动开关到最大,「啊……啊……」电动双头龙的振
动让她嘴巴发出甜美的娇喘。

  李伯启拉了拉黄子婷脖子上的链子,强行把黄子婷拉到他的胯下,对黄子婷
命令道:「吸吧,骚母狗!」

  黄子婷拼命的摇头抗拒,因为她从来没有帮男人吸过,就算前男友邱子哲如
何的变态虐待她,她也从来没有把男人的阴茎放入自己的嘴巴过。

  「妳是不懂自己的身份吗?骚母狗!」李伯启拉紧了黄子婷的狗项圈上的链
子,皮带又打了在黄子婷那娇嫩的白皙乳房上,使得那乳头不住晃动着。

  「痛啊!主人……」黄子婷觉得乳房传来一阵阵的灼痛:「好,我吸……」

  她张开嘴将李伯启的龟头含在嘴里。跟张美智的吸吮方式不同,黄子婷只是
用牙齿将李伯启的龟头轻轻的咬住,然后用舌头在龟头上面四处的舔,让李伯启
觉得舒服得要死。

  「唔……嗯……」李伯启发出浓重的呼吸声,他没想到黄子婷的嘴巴这幺温
热,口水也相当的多。

  黄子婷其实只是头脑无意识地吸吮着,她根本不知道怎幺吸,只是机械式的
不断在李伯启的龟头绕圈圈,这样却使李伯启感觉从未有过的舒爽感觉,他觉得
一股热流直冲头脑,他知道他快射精了。他紧紧按住黄子婷的头,将他的精液全
数射入黄子婷的嘴巴内。

  男性精液的腥臭感觉让黄子婷呛得「噁」吐了出来,精液顺着她的美丽的脸
庞往下巴流去,整个下巴及嘴里都是黏糊糊的精液。

  「第一次不习惯精液的味道,以后就习惯了!」李伯启对黄子婷说着,然后
拉动鍊子,将黄子婷拉到了在一旁的张美智旁边:「去吻她,婷奴,将嘴巴的精
液用舌头送进美奴的嘴里!」

  黄子婷只好将嘴巴贴住张美智的唇,将舌头伸入张美智的嘴里,张美智也伸
出舌头,迎合着黄子婷的舌头,顺便将黄子婷下巴的精液舔乾净,舌头与舌头交
缠,口水相互碰撞,发出「滋滋」的声音。

  黄子婷感受着张美智火热的唇跟舌头,渐渐的她的身体开始扭动。

  李伯启把黄子婷的阴户正对张美智的脸,对张美智说:「美奴,去舔婷奴淫
蕩的骚穴!」

  张美智伸出舌头,对着黄子婷的小穴开始舔了起来,但一手仍扶着下身的双
头龙不断抽插。

  「啊……嗯……」黄子婷的嘴巴开始发出呻吟声。

  张美智的舌头不断舔弄黄子婷的阴唇及阴蒂,快速的舌头在两片阴唇中间不
断活动,温热的舌头上下、左右不断刺激黄子婷的阴蒂,她开始额头冒汗,嘴里
不断地「嗯……啊……」;黄子婷也自己自动的作出屁股前、后的摆动,迎接着
张美智的舌头。

  不久,在张美智高超的舌技下,黄子婷开始有要高潮的感觉,但是此时李伯
启却拉开了黄子婷。

  「不……不要,继续舔!」正要达到高潮突然被中断,让黄子婷感觉非常的
苦恼。

  「没有那幺快让你高潮,骚母狗!」李伯启对着黄子婷说。

  接着拿出绳子,把张美智的双手高高吊在房顶上用木头作的十字型纵横交错
的格子上,拿了一个椅子垫着张美智的屁股,再拿出绳子将黄子婷的双手紧紧绑
在身后,之后,李伯启将黄子婷拉到了张美智的身前,将双头龙露出张美智体外
那一头对準黄子婷的小穴,对黄子婷说:「坐下去吧!」

  黄子婷只好把身体缓缓的坐下去,双头龙的龟头处接触到他的小穴时,那个
冰冷坚硬的触感使她颤抖。

  「啊……」黄子婷皱了皱眉,继续将屁股往下,让双头龙整个没入她的小穴
中,然后李伯启拿着皮带抽在黄子婷白嫩凸起的屁股上:「给我摇动妳的屁股,
婷奴,美奴也是一样!」

  黄子婷跟张美智就左、右摇摆着丰满白皙的屁股,电动双头龙在两人体内不
断地前后抽动震荡,这使得两人不断「嗯……嗯……啊……啊……」的娇喘,双
颊不断地发出红潮,鼻尖跟额头不断冒出汗,身体不断地颤抖着。

  李伯启本来在旁边看着,但是这样的情形让他觉得太刺激,不久他的阴茎又
蠢蠢欲动,他冲了上前,在黄子婷的身后,李伯启稍微地弯腰,两手从腰部绕到
胸部,一下子抓住那被上、下二条绳子紧紧绑住的丰满乳房,然后不断地揉搓着
黄子婷逐渐变得紧绷的胸部。

  随着李伯启的揉弄而变得非常有弹性,娇嫩的乳头耸立起来,「叮噹叮噹」
乳头夹住的铃声随着双手揉捏而响起。

  李伯启在黄子婷的乳房不断地绕着圈圈,乳房随着他的揉捏不断地晃动,他
又不断地拉动黄子婷乳头的晒衣夹,将乳头拉得老高。

  「啊……」黄子婷乳头传来一阵痛感,但随即被下身传来的刺激感所淹没。
「啊……啊……我受不了了……」黄子婷不断地呻吟着。

  突然,李伯启的阴茎刺激着她的菊穴,在她的菊穴口不断地顶着,她意识到
李伯启要玩她的后庭,「不!不要啊……」她发狂般的嘶吼着,全身因为紧张而
更加颤抖。

  当肉棒深深地刺入菊花蕾时,黄子婷的头拼命向后仰,这时候她被夹在张美
智跟李伯启中间,肛门传来撕裂般的痛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痛啊……」

  李伯启的下腹部和黄子婷有弹性的屁股「啪啪」地撞击在一起时,从黄子婷
的口中发出苦闷的叫声,时而是甜美的呻吟声。

  「要坏掉了啦!啊……啊……」黄子婷美丽的脸孔胀红,露出非常痛苦的表
情,同时不断地发出哭泣声。黄子婷湿热的菊穴不断缩紧,这让李伯启享受到极
大的快感。

  这时,张美智因为电动双头龙的刺激已濒临高潮边缘,达到快失神的状态: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我快不行
了……啊啊啊啊……」

  她的嘴里不断发出呻吟声,不断地扭动屁股,黄子婷也快达到高潮的边缘。
黄子婷整个背部被汗水所完全渗透。李伯启不断地做着活塞运动,双手揉着黄子
婷的胸部,运用腰力,一下一下地撞击黄子婷的菊穴。

  黄子婷的身体像是不听使唤的忘情地扭动着腰部,即使双手被反缚,仍然疯
狂地挣扎着,陷入情慾中的黄子婷,在李伯启跟张美智面前展现出淫媚的浪态。

  「我……我不行了……」

  李伯启的阳具每次抽出,巨大的龟头都牵带着黄子婷菊蕾的菊瓣翻露,淫溢
激涌。粗大的肉棒力道万钧地重覆着插入、抽出、再插入、再抽出的动作……

  「干!你这骚母狗的屁眼真他妈爽!爽翻了!」李伯启忘情的吼着:「干!
再快点……骚母狗、再快点……妈的!爽翻了!」

  黄子婷不断地摇动屁股李伯启不断地吼着,淫慾翻腾的李伯启猛操了黄子婷
的屁屁快半个小时。突然,李伯启抽插力道和速度直线暴增,他的喉咙甚至发出
了野兽般的低吼,在黄子婷屁股内的肉棒不断地颤抖着,以极强的力道激射出大
量滚烫的精液,阵阵的热精浇灌在黄子婷的花心上。

  「好爽……嗯……啊啊啊──好爽哦……」黄子婷嘴里突然发出这句呓语。

  张美智也双脚颤抖,在电动双头龙的肆虐下,阴精不断地从子宫狂洩而出。
「啊……啊……爽死了……」她喃喃的说着。

  三人都达到了高潮,黄子婷趴在张美智的身上不断喘息,菊穴里都是李伯启
白白的火热精液,但是电动双头龙仍在两人下身不断地肆虐着。

  「主、主人……关了……它吧……」张美智出声恳求着。她跟黄子婷已经头
髮散乱,汗水、泪水都分不清地布满黄子婷的脸上。

  李伯启拉起了黄子婷,将张美智身下的电动双头龙抽出并关了开关。黄子婷
一被拉开就整个人脚一软倒在地上,张美智如果不是双手被吊在房顶,她的双脚
根本无法支撑全身的重量。

  李伯启看看时间,天色已经晚了,放下张美智,让她清理了下身。

  「美奴,妳可以回去了!」李伯启对张美智说道,然后拉起了黄子婷,让她
跪在自己跨间:「用妳的嘴帮我清理吧,婷奴!」

  黄子婷把李伯启的阳具含在嘴里,舌头沿着龟头往睾丸上舔着,然后又从睾
丸舔回龟头。『从来没有这样的高潮呢!』黄子婷心里想着,抬起了头,用媚眼
望着自己的前夫,『希望天天能有这种高潮。』她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一下子就
帮李伯启清理完毕。

  「婷奴,当我的骚母狗爽不爽啊?」李伯启笑着问。

  「爽死了,主人。」黄子婷回答着。

  「以后天天这样玩好不好?骚母狗。」

  「好啊!主人。」黄子婷望着李伯启回答,脸上绽开了满足的笑容,『我可
能天生就是要当骚母狗的吧!』她想着,抱着李伯启大腿用脸颊磨着:「婷奴绝
对不对输给美奴,一定会是主人最爱的骚母狗,汪……汪……汪……请主人尽情
调教婷奴吧……」

  她的身、心、灵,都已经认为自己是李伯启的骚母狗了!

-----------------------------------

(三、终)

  李伯启看了看黄子婷,把黄子婷拉到客厅中的茶几躺下,将黄子婷的双手固
定绑好在茶几的两个脚上,又把黄子婷双脚高高的绑在屋顶上的木做交错的格子
内,左右两只脚大大的分开,然后李伯启拿来一个脸盆跟一个刮鬍刀及香皂,李
伯启对黄子婷说:「骚母狗,要先剃毛。」然后就把香皂涂在黄子婷的阴部。

  黄子婷感到下体上冰凉凉的,不久一大团白色的泡沫就附着在她下体的黑黑
的阴毛上。「不,我不要刮毛啦!主人……」黄子婷因为害怕而本能地用力摇动
身体,但是双手双脚被绑得紧紧的,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妳会很舒服的,是不是感到冰冰的呢?骚母狗。」李伯启根本不理会她的
哀求,开始进行刮毛的动作。「骚穴马上就要变得很乾净了,是不是很期待啊?
骚母狗。」李伯启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不要乱动,不然等等妳的骚穴旁边的嫩肉是会受伤的喔!」当刮鬍刀接触
到肌肤的霎那,黄子婷因为强烈的恐惧感而开始扭动身体,「求求你!不要这样
啊……主人……」黄子婷拼命哀求着。而就在这个时候,李伯启开始在黄子婷因
强烈恐惧而不停起伏着的下腹部上滑过第一刀。

  锋利的刀锋接触肌肤,带给肌肤极大的刺激,「啊……」黄子婷咬紧牙关,
含糊地发出声音。不断产生的可怕刮毛感,使黄子婷在绝望后陷入癡呆的状况。
但是刀锋接触肌肤带来的刺激感,却不断地刺激着子宫,因此,黄子婷开始觉得
全身酥麻,皮肤上不断地冒出鸡皮疙瘩,「嗯……啊」她的嘴里开始发出甜美的
呻吟。不多久,黄子婷下身就光溜溜白净一片。

  李伯启让刮鬍刀在黄子婷娇嫩的小穴不断游移,试图要让毛根都刮的乾乾净
净,「啊……」当冰冷且锋利的刀面碰到嫩穴周围的肉时,过度刺激的感觉使黄
子婷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样的压迫感冲到阴户里时,不由得逼使她夹
紧括约肌,从淫穴内部传出来的刺激更加强烈,「嗯……啊……」黄子婷的小穴
里面开始慢慢地流出一些闪闪亮亮的水。

  「剃光之后,看起来清爽多了!」李伯启摸着黄子婷的小穴说着:「等等还
有更刺激的,骚母狗。」然后他拿来一个漏斗,插入黄子婷的肉穴,「啊……」
由于不知道李伯启要干嘛,强烈的恐惧感让黄子婷颤抖着。

  此时李伯启拿出一瓶600cc的金门高粱酒,酒精浓度58%,李伯启把
酒慢慢地倒入漏斗中,顺着漏斗进入了黄子婷的身体,「啊……好烫……」酒精
进入身体的同时,黄子婷觉得烫,皱起了眉头。

  酒精在身体里面被阴道里面的微血管吸收了一部份,而且原本应该将液体流
出体外的淫穴,现在被烈酒所倒灌,小腹的感觉涨涨的,但黄子婷整个人却感觉
身体一直热了起来。

  李伯启灌进去约半瓶的高粱酒,受不了淫穴内高粱酒的刺激,黄子婷开始觉
得便意涌现,「啊……受不了了……主人……」黄子婷开始皱眉,斗大的汗珠从
眉头冒出,顺着黄子婷的脸庞流到茶几的桌面。

  「想小便吗?骚母狗!」李伯启问着,黄子婷只感觉小穴传来一阵阵热潮,
艰难的出声说:「是的,主人。」

  李伯启将黄子婷吊高的双脚放下,把黄子婷绑在茶几脚的双手解开,拿了一
个碗公放在黄子婷身下,「骚母狗,就这幺尿吧!」李伯启对黄子婷命令着。黄
子婷摇摇晃晃,蹲下了身,不久,淫穴内一阵水流激射而出,高梁酒就这幺「滴
滴答答」的落了在碗公中。

  「呼……嗯……」黄子婷脸部发红,头冒着汗,慢慢地将高粱酒从淫穴释放
到碗公中。不久,碗公中已经装了满满的高粱酒,李伯启将碗公拿起,放在蹲在
地上的黄子婷鼻子前面:「怎样,味道好闻吧?骚母狗。」高粱酒味刺激着黄子
婷的鼻子,但酒味之外,女性淫穴的骚味也清晰可辨。

  「喝了它吧!骚母狗。」李伯启再命令道。黄子婷忍受着刺鼻的酒味喝了一
口,苦苦的,黄子婷不禁皱起了眉头,「咳!咳!」高粱的味道马上呛的她吐了
出来。「继续喝吧,再喝一口!」李伯启又命令着。黄子婷再喝了一口,这次感
觉不会那幺呛了,她慢慢地把那口高粱酒吞下了肚。

  喝了酒后,她开始全身发烫,意识慢慢模糊,整个人缓缓的坐到了地板上。
「醉了啊?骚母狗!」李伯启问黄子婷,黄子婷困难地点了点头,目光呆滞。李
伯启一把抓起黄子婷,将她的双手双脚再度像刚刚那样子绑好,黄子婷已经昏昏
沈沈,意识模糊。

  「等等要帮婷奴装饰一下。」李伯启说着就进房去準备……不久李伯启拿了
一个工具出来,李伯启捉住黄子婷丰满白皙的豪乳,用手指揉撚乳头,黄子婷忍
不住亢奋起来:「嗯……哼……」乳头发红变得硬挺隆出。就在她乳头暴涨时,
李伯启拿了根长针在火上烤了烤,从黄子婷充血的乳头刺进去,贯穿整个乳头!

  乳头被针刺穿的巨痛使黄子婷骤然惊醒,「啊~~啊~~」在黄子婷一连串
惨叫声中李伯启抽出工具,鲜血从黄子婷乳头两边喷出。剧痛引起一阵痉挛,巨
大的乳房颤动起来,血顺着乳环滴到地上。黄子婷拼命惊慌的挣扎着,但是在四
肢绳索的禁锢及李伯启力气的压制下,一点效果都没有。

  李伯启把一个亮晶晶的金属环穿在黄子婷受伤的乳头上,在伤口涂了一些药
膏,然后走到黄子婷的右侧,拿起工具,要替右边的乳头穿孔。他先用酒精涂在
乳头上作消毒,酒精冰凉的感觉让整个乳头都硬了起来,跟左边乳头那种火热刺
痛的感觉形成强烈的对比。

  粉嫩的乳头站立在饱满的乳房上,彷彿等待着李伯启的临幸,李伯启拿起扣
环,将扣环打开在火上烤了一下,然后将扣环的针刺进黄子婷的乳头,「喔……
痛啊……」黄子婷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因为实在是太痛了,但黄子婷却只能躺
在茶几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乳头被细长的针头穿了过去,挣扎没有用,反抗
也无效。

  穿过刚刚刺穿着针孔后,李伯启将扣环扣好,再涂上药膏。剧痛使黄子婷几
乎昏过去,以至没有意识到李伯启的手已伸向自己的下阴,直到外阴唇被刺穿的
一剎那,黄子婷才被剧痛击醒。

  「啊……痛死啦!我受不了!主人……」从黄子婷喉咙里发出悲惨的哀鸣。
她痛得浑身抖动起来,汗水滴滴嗒嗒流下来。疼痛的感觉透过神经快速地传递到
大脑,一阵猛烈的痉挛之后,黄子婷痛得几乎昏死过去。

  黄子婷左右两片阴唇被李伯启分别穿上金属环,她痛昏了又醒、醒了又痛昏
过去,李伯启一样拿出药膏在黄子婷的阴唇上涂抹着。来自于胸部跟下体的痛楚
几乎将黄子婷给撕裂,她不断做着无效的挣扎,试图想将疼痛的感觉从乳头跟阴
户上甩掉,但是徒劳无功。

  「好了,大功告成,母狗的装饰完成!」李伯启哈哈大笑的说。黄子婷则是
整个人痛得失神,李伯启说了什幺,她完全听不清楚。

  「喝口酒,比较不会痛。」李伯启把高粱酒倒入黄子婷的嘴里,黄子婷吞了
一口酒,高粱强烈的酒精作用麻痺着黄子婷,酒精渗透到身体里面,麻痺的感觉
舒缓了一些肉体的疼痛。「美奴也是我帮她穿的乳环啊!婷奴。」李伯启用充满
爱怜的声音说着,然后在黄子婷身上温柔地抚摸着,在酒精催化下,黄子婷渐渐
睡着了。

  黄子婷醒来的时候,全身的绑缚已经被解开,她整个人可以自由的活动,乳
房跟下体的疼痛减低了不少。她坐起身,「醒了呀?喜不喜欢我帮婷奴穿上的乳
环跟阴唇环?」李伯启的声音像是从梦里传来的一样,但是当他站到黄子婷的身
边,用手指轻轻扯着乳环的时候,疼痛的感觉终于将黄子婷带回了现实。

  她睁开眼一瞧,张美智也全身赤裸的趴在李伯启身边,正被李伯启用铁鍊牵
着。「主人……」黄子婷低声的叫着,除了这两个字外,什幺话都说不出来。她
脑海中一片空白,刚刚彷彿是一场梦,但是乳头跟下体的疼痛却又提醒着她一切
都是真实的。

  李伯启将狗鍊扣上了黄子婷脖子上的项圈,拖着黄子婷跟张美智,把她们带
到镜子前面。李伯启在镜子前面帮黄子婷跟张美智在两个乳环之间扣上了细细的
铁鍊,拉扯了一下,测试着最适当的力度,然后站到两人的身后。

  「好美啊!两只母狗经过我的调教,都穿了环。」李伯启看了镜子,很满意
自己的杰作,他站在那边欣赏了良久良久。「邱子哲啊,你看到了没有?我依照
你的遗愿,把子婷变成骚母狗了,你可以安息了。」他望着天空,喃喃地说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